科创板规则把脉解读:当红筹企业遇上科创板

发布时间:2019-07-08 18:58:37 来源:嘉创财经
科创板规则t0?
原文标题:科创板规则把脉解读:当红筹企业遇上科创板
原文发布时间:2019-03-22 09:20
原文作者:嘉创财经。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嘉创财经】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3月18日,上交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网站正式上线。该网站包括的内容有,科创板有关公告通知、信息披露、项目动态、法律规则、监管措施等栏目,可实时关注发行上市审核的最新以及全部信息。

在上交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系统正式开门迎客之际,保荐代表人培训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3月18日,由中国证券业协会和上海证券交易所联合主办的《2019年证券公司保荐代表人系列培训班(科创板专题)》在上海举行。本次培训主要由三个部分的内容构成:科创板定位与上市标准、《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解读、《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解读。

科创板规则把脉解读:当红筹企业遇上科创板

截至3月18日,据不完全统计,已有十余家企业明确公告申请科创板上市,分别是传音手机、启明医疗、新光光电、聚辰半导体、申联生物、睿创微纳、华夏天信、赛特斯、金达莱、江苏北人、大力电工、先临三维、复旦张江、诺尔康神经电子、泽生科技等。

另外传音手机已完成上市辅导,3月15日,中信证券公告称,完成对深圳传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辅导工作,拟在科创板上市。

已经进入上市辅导的企业有:启明医疗:心脏瓣膜疾病经导管治疗的平台型企业;新光光电:军民融合高新科技企业;聚辰半导体:模拟和数字集成电路;申联生物医药:兽用生物制品;睿创微纳:非制冷红外成像系统,用于军工和民用安防。

根据之前CDR政策发布后的情况,不少红筹企业都有回国内上市的打算,无奈政策的限制阻挡了红筹企业的脚步。科创板新规放宽红筹企业上市的门槛,必然会让更多红筹企业加快回内地上市的脚步。

1、针对红筹企业,上市标准已经有放宽

在培训会上,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指出,《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制定的原则是既要体现科创板包容性要求,又要体现注册制改革精神;为此,重点介绍了科创板与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之间的不同,并从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审核标准三个层面分析了科创板上市标准的包容性。

包容性的发行上市标准

科创板规则把脉解读:当红筹企业遇上科创板

资料来源:《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红筹企业,上市标准已有放宽,共有4套上市标准可用:

第一,已经在境外上市的大型红筹企业,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的,没有其他要素要求。第二,尚未在境外上市的红筹企业,估值不低于200亿元,要求最近一年营业收入应不低于30亿元。第三,尚未在境外上市的红筹企业,预计市值不低于100亿元,须符合营业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第四,尚未在境外上市的红筹企业,预计市值不低于50亿元,除上述第三条中提及的“营业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要求外,还应满足最近一年一个业收入不低于5亿元的条件。

尤其是第一套标准,已在境外上市,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的大型红筹企业没有其他附加要求,即意味着对“BATJ”等大型“独角兽”敞开了直接上市回归的大门,而不用再借助发行CDR的方式。据东方财富choice 数据库此前披露的榜单排名,截至2018年底,已经在境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科技股中,市值超过2000亿人民币的除了腾讯控股、阿里巴巴、百度、京东外,还有小米集团,网易、美团点评等,还有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也符合标准。

2、红筹企业上科创板规则全方位解读

(1)符合创新企业试点规定: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新兴产业;对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有重要意义,且拥有较强发展潜力和市场前景。

(2)红筹企业科创板上市的市值门槛:适用前文培训会提到的四套标准。

(3)红筹企业登陆科创板财报信披指引:依据上交所3月15日发布的《科创板创新试点红筹企业财务报告信息披露指引》,红筹企业应当分类披露主要流动资产的期初、期末余额和资产减值准备于报告期内变动情况、计提减值准备的方法。分类披露生产用长期资产成本、累计折旧、累计摊销和减值准备的期初、期末余额和报告期内变动情况,并披露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方法。披露生物资产的类别及分类标准,并分类披露生物资产的期初、期末余额。披露报告期内研发活动费用化与资本化情况。按被投资单位披露对外权益投资的持股比例、会计核算方法、期初、期末余额和报告期内变动情况。披露所持各类金融资产的期初、期末余额等。

对于子公司持股比例不同于表决权比例,即同股不同权的,《指引》中表示,应当说明表决权比例及存在差异的原因;子公司的少数股东权益对红筹企业影响重大的,应当披露相关子公司的主要财务信息,包括净利润、净资产、资产总额和营业收入等。

(4)投资者权益保护:

·境内外权益相当:股权结构、公司治理、运行规范等事项适用境外注册地公司法等法律法规,其投资者权益保护水平,包括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剩余财产分配等权益,总体上应不低于境内法律法规规定的要求。

·特别表决权不得滥用:存在特别表决权股份等特殊架构的,不得滥用特别表决权;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应改正,并依法承担对投资者的损害赔偿责任。

·大股东减持限制:盈利前,控股股东/控制人/董事高管,不得减持pre-IPO股票;IPO时,存量股份/对应CDR不得进行老股转让;上市后3年内,控制人不主动放弃控制权。

3、科创板:硬科技创投时代开启

毫无疑问,科创板已取代去年的境外市场成了今年关注的焦点。从2018年11月5日对外发布消息,到2019年3月2日科创板试行管理办法正式落地,仅花了117天。征意期刚满即发布规则,更是中国政府层面史无前例的资本决策方式。

带着强烈高层意志、汇聚市场多方关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科创板指向一个目标:要把下一次技术创新的主动权握在中国企业手中。

复盘中国互联网发展以来新经济公司上市的历程,能够清晰看到四波浪潮:第一波是以PC门户网站为代表,例如:新浪、搜狐、网易;第二波是PC时代社交和搜索领域巨头,例如:百度、腾讯;第三波是2014年左右上市的31家电商领域代表,例如:阿里巴巴、京东等;第四波是2018年42家上市的各垂直领域巨头,例如:小米、美团、拼多多等。

这四个呈现出阶段性特点的浪潮,所对应的,正是一级市场投资的历年风口。当年投资者押注的创业团队和商业模式,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双创”活跃的大环境下,在短时间里实现了踏上境外二级市场的飞跃。

2018年的节点性意义在于,在“一二级市场倒挂”“移动互联网底层红利殆尽”等话语之下,新经济正在迫切寻找本质性的新机会。

“商业模式创新改变的是生产关系,科学技术创新改变的是生产力。”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接受采访时说,“技术创新型公司是反经济周期的,IDG资本所投资的不少优质人工智能、大数据、企业服务公司都已实现了超过一倍的年增长速度,并在成立之初就把目标定在全球市场”。在牛奎光看来,下一个时代正是硬科技公司的时代,“并且,这个时代已经到来。”

科创板面向特定的技术创新型企业,由核准制向注册制过渡,并突破对“尚未盈利”、“不同投票权架构”、“红筹和VIE架构”限制,将自然而然形成利于硬科技公司发展、利于技术创新投资的新环境,带动科技创新的整体发展。

硬科技是靠钱砸出来的,投资者当然会有退出的压力。当科创板能切实打通退出的渠道,这些硬科技公司自然能够得到更多投资者的关注。有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才有技术创新、创造的希望,相信硬科技的黄金时代属于中国。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