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建统 资本大戏终结!夏建统谢幕“莲花”三大反思|深读

发布时间:2019-09-28 15:01:03 来源:大河财立方 关键词:夏建统
资本大戏终结!夏建统谢幕“莲花”三大反思|深读
本文关键词夏建统,获取更多夏建统最新消息、夏建统微博、夏建统落败、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原文标题:资本大戏终结!夏建统谢幕“莲花”三大反思|深读
原文发布时间:2018-08-02 07:55:48
原文作者:大河财立方。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原文作者,获取更多文章
如果您是原文作者,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资本大戏终结!夏建统谢幕“莲花”三大反思|深读

7月26日晚,夏建统正式卸任莲花健康董事、董事长。在接手莲花健康43个月之后,夏建统以一种近乎悲情的方式“离场”。在一切即将尘埃落定之际,大河报·大河财立方对夏建统进出莲花健康的历程复盘,以达到“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的目的。

|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 唐朝金

从“哈佛天才”到“资本玩家”,在过去的4年多里,夏建统将3家A股上市公司收入麾下、集结成系。然而,高比例股权质押的资本游戏终究难敌跌跌不休的股价,紧张资金链最终酿成“其兴也勃、其衰也忽”的结局。大河财立方-中原地区最具影响力财经全媒体平台←戳我下载

反思一:

押注定增,竹篮打水一场空

7月26日晚间,莲花健康发布公告称,当天,公司董事长夏建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董事、董事长所有职务。所有一切的伏笔其实在2018年3月17日晚间已经埋下。当天,莲花健康宣布,公司拟终止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申请撤回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这也就意味着莲花健康及夏建统押上所有希望的莲花健康转型彻底夭折。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拉。

2014年12月,睿康投资实控人夏建统以3.74亿元的低价受让莲花味精第二大股东项城天安所持的10.36%(1.1亿股)股份后,又与项城天安、上海颢曦签署一致行动人,夏建统正式入主莲花味精。

随后,夏建统将莲花味精更名为莲花健康,旋即抛出5年转型规划及超过30亿元的定增计划,此后定增方案六易其稿、转型最终难逃夭折的故事已经不再赘述。

时至今日,在知情人士看来:“是天灾也是人祸。要是定增做成,老夏也不至于到这一步”。那么,在莲花健康定增的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最终导致其转型计划成为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这个定增,拖得时间太长了,并且一直在调低发行价格,为自身带来负面观感。”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如果说上述原因是人祸的话,那么其主办券商出事以及发审委换届引出的非公开发行收紧则是莲花健康定增路上拗不过的变动。

2016年7月12日,证监会行政处罚公布消息,2013年11月至2015年2月期间,时任新时代证券公司总经理助理罗向阳基于职务身份和参与的相关业务活动,先后3次知悉相关上市公司的内幕信息。

根据当时的处罚决定,证监会没收罗向阳、罗杨颖违法所得44.69万元,并对罗向阳、罗杨颖处以254.08万元罚款,两人被终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

随后,新时代证券再出“黑天鹅”。2016年12月22日,因涉及登云股份IPO造假,证监会向新时代证券下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对新时代证券立案调查。

此外,2017年2月7日,新时代证券因内控不完善,被北京证监局点名批评。

事实上,就在新时代证券被北京证监局点名批评后不久,南通锻压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就宣布解聘新时代证券,解聘原因正是 2016年12月26日新时代证券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违法违规,证监会对其立案调查。

据郑州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表示,对于一些小型券商而言,一旦出问题,肯定会被监管层重点盯住。处罚对当时业务影响只是一方面,对后来的业务影响会更加明显。

而新时代证券,正是莲花健康此次非公开发行的主办券商。在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效应下,对莲花健康定增的影响自然不言而喻。

事实上,在新时代证券被处罚之初,按证券市场惯例应该及时更换券商,但莲花健康并没有第一时间更换券商。

2017年8月23日,莲花健康发布公告称:“2017年4月23 日,因新时代证券涉嫌证券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新时代证券立案调查。鉴于公司聘请的保荐机构新时代证券的自身原因,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拟更换保荐机构。”

随后中信建投成为莲花健康非公开发行新的保荐机构,但此时距离新时代证券被查已经过去8个月。

事实上,就在中信建投登场后不久,一个更大的变动随之而来。

2017年7月25日,证监会公布了最新一届发审委委员候选人公示名单。9月22日,第十七届发审委换届的工作再进一步,经过严格遴选之后的第十七届发审委拟任发审委委员公示名单出炉。

一个可参考的数据是,截至2017年11月30日,在新发审委上任的一个半月时间里,共召开发审委会议22次,审核企业61家,其中22家被否、5家暂缓表决、34家通过,审核通过率为56%。

对此,当时有业内分析人士曾表示,新一届发审委更加关注发行人的经营是否规范,对于补缴税款、行政处罚、诉讼或者仲裁等问题都会更加敏感和关注。依据目前的审核理念,企业的规范运行才是一个企业生产经营的基础,而不是简单地以业绩规模来论。

“尽管后来发生了左手倒右手,被监管机构处罚,但非公开发行收紧才是导致莲花健康定增失败的最根本原因。”这位人士说。

反思二:

缺乏信任,管理层合力难聚

如果说非公开发行迟迟未果是导致夏建统在莲花健康失势的内在诱因的话,那么,在莲花健康内部的管理层之间的不稳定,则是阻碍莲花健康发展的另一个原因。

2014年12月,夏建统正式接盘莲花健康,此后代表河南农开系的原莲花味精董事长刘向东,副总经理郑德洲、史克龙、刘书鹏,监事王春英,独立董事韩复龄、成先平先后辞职。

2015年4月,彭青峰出任莲花健康副总经理,他曾先后担任中电科软件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任人力资源部主任,德勤(中国)企业管理咨询公司人力资本中心任经理,其在莲花健康主要负责人力资源。

2015年5月27日,原莲花味精董事、总经理刘旸辞职,农开系全面退出,与此同时,原莲花味精副总经理袁启发代为履行总经理职务。

在农开系全面退出莲花健康董事会之时,夏建统的力量也正式走上前台。

2015年1月13日,莲花健康通过决议选举李坚为公司董事。资料显示,李坚先后在北京农林科学院土肥所、北京国农兴农业科学研究所工作。据莲花健康内部人士透露,李坚主要负责公司的生产。

2015年12月,莲花健康原财务总监、董事王书苗辞职,次日,联合睿康集团财务总监邢战军正式上任莲花健康财务总监。

至此,由袁启发担任代总经理、李坚负责供应和销售、彭青峰负责人力资源、邢战军负责财务的夏建统势力版图正式形成。据莲花健康内部人士透露,李坚、彭青峰和邢战军直接对夏建统负责。

“袁启发虽然在总经理位置上,但并不能直接领导人力资源、财务和生产。”上述莲花健康内部人士表示。

需要说明的是,2017年7月,莲花健康副总经理李坚、彭青峰先后辞职。随后的局面是,在总经理袁启发之下,只有曹波一名副总经理。

“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之下只有一名副总经理,难道让总经理自己去给各个中层布置工作?这种情况估计在全国都不多见吧。”上述莲花健康内部人士说。

反思三:

战略失当,加减之间先机已失

除了定增失败和管理层合力不强之外,在莲花健康内部人士看来,对于莲花健康战略制定上的失误,也是其“败走麦城”的一大原因。

2015年10月,在夏建统正式接手10个月之后,莲花健康发布《全面进入智慧农业及大健康领域的战略规划纲要》(以下 简称《纲要》)。《纲要》提出了公司未来五年(2016年-2020年)全面进入智慧农业和大健康领域,拟基于“解决人类健康、土地健康、动植物健康”的使命,布局构建以打造“健康产品源、食品安全和营养检测管理体系、土地植物营养、综合智慧农业、创新金融、现代C2B、健康服务解决方案”的“七朵莲花”为核心的智慧农业产业链条和大健康产业生态系统,致力于成为提供综合性大健康产品和服务的行业领先企业。

需要说明的是,当时的莲花味精早已没有当年“河南四大工业名片”的荣光,在经营上更是举步维艰。财务数据显示,2011-2016年,莲花健康营业收入从27.6亿元逐年下降至17.7亿元;2011年、2013年、2015年分别亏损4.59亿元、3.29亿元、5.08亿元。2012年、2014年、2016年净利分别为3657 万元、2387万元、6525万元,盈利额不足以弥补亏损额。

此外,2002~2004年,由于大规模技术改造、环保治理的大量投入和对外投资的失败,造成莲花健康资金链断裂,全部银行贷款逾期偿还,截至2017年5月仍有部分逾期贷款无力偿还,以致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融资。

莲花健康还面临资金不足带来的设备超期服役、工艺落后、自动化水平较低、技术更新缓慢等问题,导致其生产效率低下、产品成本过高。其销售收入来源仍是10多年前的产品组合,在低价的市场竞争中处于被动局面。

“其实在夏建统接手莲花之初,莲花健康的管理层完全可以将一些不良资产剥离出去,从而实现保主业的目的,但现在看起来莲花健康并没有这样做。也就是说,面对莲花味精的经营现状,夏建统及其背后的管理层选择的不是先做减法再做加法,而是先做加法,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莲花健康虽然由国企变更为民企,但国企人员繁冗、包袱沉重的毛病一直没有解决。”一位熟悉莲花健康的券商人士表示。

此外,根据莲花健康近3年年报数据显示,2015年~2017 年,莲花健康全部在职工人6251人、6242人、6299人,“再加上参股公司的员工,莲花健康每年要向近1万人支付工资,仅此一项,就是不小的开支”。

国厚入主,莲花健康去向何方?

7月26日,随着夏建统辞去莲花健康董事长、董事,新的董事长暂由董事王维法接替,这也标志着睿康投资的质押方——地方AMC国厚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国厚)正式接管莲花健康。

安徽国厚官网显示,安徽国厚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金25亿元,是经安徽省政府批准设立,并经国家财政部备案和中国银监会核准公布的国内首批具有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该公司由中国东方资产全资子公司上海东兴投资控股发展有限公司牵头,联合安徽博雅、深圳朗润等安徽省内外优势资源企业共同设立。

在主营业务方面,国厚资产以金融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业务为核心,涵盖收购管理各类债权、股权、动产、不动产等形式的不良资产,通过债务追偿、债务重组、债转股、企业重整、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方式进行处置。

不难看出,同夏建统实际控制的睿康投资一样,安徽国厚作为资产管理公司,同样缺乏执掌实体企业的经验,夏建统在接手莲花健康之前所面临的问题又摆在了安徽国厚面前。

莲花健康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为0.71亿元,其他应付款则高达9.4亿元。换言之,目前莲花健康仍有超10亿元的债务缠身,而莲花健康目前的总资产仅为18.89亿元。再加上嗷嗷待哺的1万多名员工,以及历史遗留的包袱,无疑都在考验安徽国厚这家讲究“快速变现”的资产管理公司。

“目前虽然夏建统还是莲花健康名义上的控制人,但安徽国厚已经在主动寻找接盘方,但现在还没有合适的出现。”莲花健康内部人士表示。

那么,安徽国厚是否会通过破产重整的方式让新的接盘方进入呢?“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不过要这样,还得先看当地政府的态度。”郑州本地一位熟悉资本运作的行业人士表示。


原文标题:资本大戏终结!夏建统谢幕“莲花”三大反思|深读
原文发布时间:2018-08-02 07:55:48
原文作者:大河财立方。

本文关键词夏建统,获取更多夏建统最新消息、夏建统微博、夏建统落败、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猜你喜欢